免费文档

我们总是习惯于去伤害离自己最近的人们

1.我们总是习惯于去伤害离自己最近的人们。因为我们的能力也只限于伤害那些身边的人。

2.矛盾像首尾互接的鱼,在这个世界中长久地存活着。

3.他们都说过去是甜蜜而怅然的夜河,带着不能再踏入的遗憾以完美的姿态流向往昔。那么在自己头脑内生成的这些又是什么。那些穿透了自己的骨头和淋巴,穿透了每一个细胞和皮肤,无形地生长出的又是什么。

4.不是朋友,不是敌人,只是个卑微的失败者,带着消除不了的劣迹和遗憾,惶恐地想要堵住可能已经开裂的缺口。

5.那些可能发生或者已经发生的事,都阻止不了自己的幻想在另一个时空里细胞分裂,无限扩张。想要喜欢的心理,想要跟谁守着,玫瑰也开,时光也缓地,从此少女情怀,一心一意。

6.我觉得能认识你,有点像某个极低概率的奇迹。既然自己的年龄中还没有太多其它的纷扰前来打搅,青春在拖杳的节奏上,总会为这样的情怀而奏出激烈的强音。

7.“再见”是客套和生分的用语。

8.沉默是最无法抵抗的气氛。好似上帝原来垂怜的手收走了,空气里只留有寂寞的寒意。

9.年华里的一个笔迹,即便没有意义,也长久地,永恒地存在着。

10.冷气变成风,从两人之间的距离穿过去。 这样的距离。原来就可以放进太多东西--彼此的不熟悉。忽视。遗忘。偶尔的迷惑。在狭窄的世界里偶然地,又被遇见之后撤走了那些控制着偶然的边界,周遭在一瞬恢复了广袤与无边。想要接近的步履却远远比不过世界迅速扩张的速度,除了眼睁睁看彼此的距离变远,又能做什么。

11.换一种风格来想象那些年轻的生命享受的质朴而唯美的光阴在古老的灯光,风化的笔迹,僵直的手指都再不能延续书写的时候,从两片淡绿色的阳光里,复苏的柔软的生命,却才刚刚开始。

12.那么多的外在事件在自己之外发生,虽然内因还长在自己的心脏上,可它撒出去的种子,开的花朵,接的果实,却都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以无限的温柔和美好,覆盖了别人的生命。

13.听起来非常艺术,非常深重的词语,那些“心痛”,“绝望”,“悲伤”,其实一点也不高高在上,一点也不曲高和寡,全是平易近人。

14.也许仔细想想,能够慢慢地回忆起一些大事小事,可终究它们还是在记忆里被磨起了所有棱角,成了平淡的一个过往,踏上去已经体会不到当时的种种心情。

15.原来就不属于自己的太过盛大的美好的东西,不会因为时刻的改变而变成自己的所属的。他们依然在别人的电视上尽情演出,自己是屏幕外的无关人员。

16.有疤痕的地方,流不去的疤痕,但在周围,新生的皮肉里,还有可以继续的因子。

17.身体里所有的液体突然汇聚成汪洋,当他们向某个各地方一起流去时就倾覆了原本的地轴,而即便那样大的剧变,似乎也无法和心理交替往返瞬时混乱成一片的情绪进行比拟。

18.只觉得头晕眼花,不是单纯的悲伤,不是单纯的愤怒,不是那些被人们以为应当有的情绪,只是在难以置信的事实中,手足无措,手足无措会这样可怕,不知道该不该悲伤,该如何悲伤,该不该愤怒,该如何愤怒,毫无办法时的可怕,压着心脏。 只因为那样难以置信的东西,冬天里突然生长出的草原,覆盖了整个天空的鱼群,南侧的山峰一夜之间变成湖泊,无数无数的沼泽凭空化成沙漠,突然涌向自己的人群,让步履再也前进不了一点,又或者是,那些原来临近着自己的温度,那样具体清晰分明不变历历在目的温度,突然消失,那么快地不见了。 原来世界居然可以把身体180度地弯折过去。 原来自己曾经以为的东西都不过是“自己以为”。谁来保证你?

19.原来当时不敢看实践的缘故,是因为怕把这一刻用时间长久定在心里。如果没有时间的话,每一个细节都如同丧失了锚的船,不知道要漂去什么地方。可事实上,即便没有看向钟表,宁遥还是长久地记住了那些全部的细节。

20.那些看似毫无理由的东西,其实都是有理由的,只是在我们太年轻的时候,还想不明白

相关文档
热门文档
你可能喜欢
评论